2015秋 【亚游集团官网】凤凰游

第1天
2014-07-05

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中门寺路 亚游国际AG 1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大连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庐山

清晨薄雾中开始出发

凤凰

发表于 2005-07-17 11:54

碧 海 蓝 天 下初相见
碧海蓝天和充满异国风情的欧式建筑大连,果然是美得名不虚传!
嗅着略带腥咸的海风,我第一次踏上这块美丽、洁净的土地。心中油然升起对那些个将这座海滨城市装扮得美如诗画的人们的无限敬意和深深的感激。感谢他们为终日穿梭在钢筋水泥中疲于奔命的现代人,开辟了一方净土、一个可以让心灵小憩的多情的港湾。坐在计程车里,望着窗外流动的风景,我想起了“逍遥”。那是我在ICQ里结识的一位网友,在网上大家聊得很是投机。为此,“逍遥”曾发过一张照片给我。一副很好欺的模样。尽管如此,“逍遥”对我的认识也只能是ICQ里那个金发女郎的头像和他自己的凭空想象,这方面我一向很吝啬。大凡接触过网络的人都知道,在那个虚拟的社会里,一切的一切都有可能是“自由的泡影”。在网上,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变来变去,让真实变飘渺或面目全非。如果不是在接收“逍遥”发送过来的照片时,因为机速太慢而让那双充满宽厚、朴实的眼睛长久地停留在屏幕上的话。也许我就不会因清楚地感受到那目光里的坦诚和可靠,而顿生信赖和好感。“逍遥”棗有着一张诚实无欺的脸!从那以后,我便和“逍遥”成了真正的网上好友,在ICQ里经常聊得热火朝天、很投缘的样子。虽然,一时间网友不少,ICQ里的“滴滴”声此起彼伏。但我却是经常厚此薄彼地关掉其它的呼叫,而独和“逍遥”神侃。即使在网上“逍遥”也是个很现实的人,这是他给我最初的感觉。经常问一些现实的问题,说一些难逃现实的话。这使得我在刚认识他的时候多少有些反感。本来吗,我上网就是为了抛开现实放松心情的。平时,除了向网友们学习讨教一些有关计算机和网络方面的知识外。我更喜欢聊一些不着边际、无伤大雅的话题,因为这可是我的强项。经常是所向披靡,网上无敌的。
所以,从一开始只要是遇到类似“逍遥”这样的人,我便会采取迂回“战术”。以反问代替回答,只问不答。且连珠炮式地发问,常常是弄得对方只有招架之势而没有还手之力地和盘托出,最后再给别人一个“有奖竞猜”,其结果就不言而喻了。于是,我毫不费力地知道了“逍遥”的真名、年龄、身高以及工作单位、毕业学校和所学专业……尽管如此,我还是对这些资料和他的姓名的真实性略有怀疑。嗨!管他是真是假,反正我又不是真正的“网民”,总有一天我会对这里所有的人说一声“珍重再见”,然后从这个虚拟社会里悄然隐去的。更何况大连对我来说即遥远又陌生,我当然也就不可能真正认识“逍遥”。没想到,这么快就抓住了一次到大连公干的美差!我这个号称“诡计多端”的大脑,很快就滋生出各种新奇、有趣的念头来。首先,我要先印证一下,我的那些从不上网的死党们道听途说的,种种关于网上无“真实”的言论的正确率;其次,我要弄清“华东”到底是真人还是地名;最后,我当然要看看“逍遥”是不是真的象他照片上的模样一样棗“好欺负”。然后嘛……然后再说!
在公用电话亭里,我通过114服务台查询到了“逍遥”所在医院的电话号码,很顺利地就找到了他,这令我在喜出望外之余,或多或少地有些失望。电话那边是既惊喜又好奇的询问和猜测,我恶作剧地闪烁其词,对方更是一头雾水地不知所云。就在对我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逍遥”竟一古脑地道出了自己的住址、电话、BP机号及手机号码。如此地不设防,看来“逍遥”还真是个实实在在的人呢!还想什么?我对自己说了声“go”,就大大咧咧、兴高采烈地直奔“敌营”了。“逍遥”在电话里说,要到约定的路口接我。而我却在离目的地不远的地方提前下了车,一想到自己可以象个隐形人一样,在从未见过我的“逍遥”面前晃来晃去,我就象是注射了什么兴奋剂似的,止不住地想笑。真是太好玩了!!!“逍遥”和他照片上的模样完全一致,好认得一塌糊涂!
只见他呆呆地直立在路口的站牌下,两眼紧紧地盯着过往的“的士”,神情就象电视剧“还珠格格”里,小雁子的口头惮“傻得不得了!”于是乎,穿着背带牛仔,留着齐肩长发,特地将双目藏在黑色镜片后的我,婷婷娉娉、巧笑倩倩地走到他的面前,毫无顾忌地大声唤出他的名字,然后送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但愿他没被“电”着!
“仰天歌长铗,悻悻度韶华”。这是我的一句诗,我的心情的写照。与之相伴的还有办公室里的老气横秋和混吃等死。这些都使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要老了,烦闷至极。唉!找人聊聊天吧,也许会忘掉一些烦恼。自己在家里的时候只能在网上找人聊天了。现实的生活使我感觉到自己好像是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逍遥自在地生活成了我的梦想,所以我在网上聊天时取的名字就叫逍遥。中国人的网上聊天也有意思,我找同性男士聊天,没聊几句就人家就不愿意理睬我了,这样我只好找女士。女士也有意思,一般她们是不肯主动找男士聊天的,这样我只好“屈尊”去找她们了。于是乎,我见到一个女士就将其加为好友,自己也搞不清楚那次往好友名单里加了多少位女士。其中有一位女士叫Ann,她就是楚楚。一向拙于和女孩子周旋的我,与女孩子搭讪自然不得其法,没聊几次,也没聊几句,Ann就不愿意说话了,后来竟然来了一句“我要烦死了!“当时我眼睛一亮,豪兴顿起。我想,”英雄救美”的时候到了!结果把她“抢救”了好几个小时。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时断时续地保持联系。直到有一天,我的一则意外发错了的信息使我们又“近乎”起来了。那天我的一个网友要我的照片,我发过去了但又不知道对方看到没有,就问了一句:“你看到我的照片了吗?”。不料,却鬼使神差地错发给了Ann。这下子可惨了!让Ann抓住了我的“把柄”,把我好一通“涮”。那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最后,我只好将我的照片也发给了她,以示“磊落”。以后,我们之间就越聊越愿意聊。渐渐地我发现这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很有一些像大观园里的“林妹妹”。常常说着悲天悯人的话,吟着“凄凄惨惨戚戚”诗。不知不觉,许多天过去了。突然有一天,我发现Ann不在了!ICQ里那个美丽的头像永远是灰色,我没想到Ann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当时我真的有一些伤感,好在我有她的E-MAIL地址,就往她的信箱里发去了两首诗。其中之一如下:“匆匆皮囊满,三更意未休。伊人哪里去,头像却依旧。”我想,就让它为我们短暂的友情划一个句号吧!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将近两个月过去了。一个周日上午,我一如既往地在睡懒觉。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我迷迷糊糊又有一些恼火地拿起电话,带着浓浓的被窝味:“喂?”一个清脆悦耳又带着几分活泼的女孩子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使我那原本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大脑在立刻变得格外清醒。并且开动所有“引擎”迅速开始“搜索”……结果很令我失望。这个声音太陌生了!问她,她不回答。只说是我的一个朋友,还说她又是搭火车、又是坐轮船、又是乘汽车的,“不远万里”地来看望我……“有这等好事?!”我使劲拧了一下大腿很疼!看来不是在做梦。嗨!不管怎么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何况来的还是个女性朋友,我当然要会会这位“不速之客”!到了约定地点,我对着过往的女孩“左看、右看,让看、下看…”觉得每个女孩都不简单!正当我在“云山雾罩”里打转的时候。蓦然,发现前面有一个戴着墨镜、看上去很可爱的女孩脚步轻快、笑容满面地朝着我走了过来。嗯?她好象是在冲我笑哪!在四目相对的瞬间,我突然有一些不好意思起来,慌忙移开视线。并下意识地左顾右盼了一番,担心这个女孩可能在对我周围的什么人笑。很快,我发现周围只有匆匆的行人,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我的慌乱。当我再次面对着那个女孩时,我看到的仍然是一个甜甜笑!“有没有搞错!”我暗暗地叫。不料,那个女孩竟得意洋洋地喊出我的大名,同时站在了我的面前。这回,我想不信都难了!那么,眼前站着的女子一定就是那个“不远万里”而来的人了。可是,她到底是谁呢?我又懵了。雾起时
看着“逍遥”那一脸不明所以的傻笑,我就知道这位先生还在云里雾里飘着呢。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了!我的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嗨!你如果想不起来我是谁,那我立马就打道回府。”我乘胜追击,作恐吓状。“OK!Let’s
go!”“逍遥”住在一个宁静美丽的花园小区,童话般的房屋建筑牢牢地粘住了我的目光。口中一边连发赞叹,心中一边暗生妒意。“哼,住在如此的‘仙境’里,怨不得叫‘逍遥’!”“逍遥”的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说只有一室一厅,但厨房、卫生间等应有尽有,凉台上洒满融融的阳光,映照得整间房屋温暖明亮。一张大床和一台放在桌子上的奔腾二代电脑,还有阳台上的几箱子书,就是他全部的家当,简单得一目了然。房间里有一些凌乱,到处散落着电脑方面的书籍,被子也仅仅是草草地叠了一下棗一个典型的单身书生的“蜗居”。“逍遥”进门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打开计算机,上网、跑到他的OICQ里。一边用鼠标点击着一个又一个头像,一边口中振振有词地和自己唱着反调。“Lily是你?不,不是,她是广东人,你的口音像新疆的。”“‘嫣然’是你?不,也不对。”“你会是‘淘气包’吗?不,不可能。她我认识……”“你是Nacy?No…”“是……”原来,他正采用最原始的“逐步删除法”,试图从OICQ中找寻出一个可以把眼前洋洋自得的我和他脑中此时正处于“短路”状态的记忆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头像。好尽快地破译出我的“庐山真面目”,以摆脱目前他在明处而我在暗处的被动状态。但此时,我的情绪却正由开心转为莫名地担心。最初的兴奋在“逍遥”无休止地猜测中变得忐忑不安起来,深恐“逍遥”最终“失忆”,而使自己的恶作剧上演得难以收场。于是,一边故作若无其事状,一边暗暗地为自己寻找着落荒而逃的“后路”……挂在墙上的时钟尽职尽责地走着,而“逍遥”仍然在对着他的那些美丽的头像“犯晕”,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疑问句和否定句。啧啧,他那个OICQ里的“红颜网友”多得要闹灾了!如此地“众里寻我”,可也真够难为他了。“你会是Ann吗?不对吧,她好象离开很久了……”听到这句话,我一下子从阳台蹿到计算机屏幕前。果不其然,那上面“Ann”的头像正对着我幸灾乐祸地笑。“臭美什么!”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Ann是谁?你为什么说我是她?我们俩像吗?”我假悻悻地问。心里很是希望“逍遥”能罗列出些许我同Ann的共同点来,并同时将我们合二为一,说出个肯定句来。不料,经我这么一问,“逍遥”竟立刻将疑问句换成了否定句。“如此不堪一击,还真不是普通的笨!”我大失所望地暗骂。多少尝到了被人疑忘的滋味,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先讲明身份。没想到逗着别人玩,一不留神把自己也捎带进去了。真没劲!我兴致全无地准备离去。尽管“逍遥”最终用Ann绊住了我的脚步,使我转怒为喜。但心里仍旧忿忿不平,抱怨他的迟钝。于是,抓住这一小题兴风作浪,不依不饶。对“逍遥”进行了一番猛烈的抨击和狂轰滥炸。直到他陪完不是又道歉,而且还加上甘愿认罚的决心,我才在硝烟弥漫中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嘴巴还没善罢甘休:“是你说认罚的?!那我可要把小刀磨得锋利无比,今儿就要来个‘宰’你没商量!以解我心头之屈!”“随你,随你……”“逍遥”笑容可掬地作任杀任刮状。尽管当时我实在想不出来眼前这个女子是谁。但和多数人一样,我一面努力地装出认识她的样子,一面心里在不停地嘀咕,大脑在飞快地转,来者何许人也?百思而不得其解。她不会是坏人吧?如果是坏人,在附近应该有她的尾巴。我扫了一眼周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再说哪有如此活泼可爱的“坏人”?!唉!不管怎样,我还是先请人家到家里坐坐吧,因为这是中国人的待客之道呀!路上,我暮然醒悟,她会不会是网友啊?“你是网友吧?”我怯怯地试探着问她。“嗨!你如果想不起来我是谁,那我立马就打道回府。”她的笑容依然那样阳光灿烂,她的话依然那样咄咄逼人。看得出来,她在偷着乐!哼,想和我玩!我“逍遥”今儿如果“栽”这么个“黄毛丫头”的手里,岂不是白“混”了吗?!我就不信搞不清楚你是谁!我的OICQ网友不少,她是哪一个呢?在我家里,我一遍又一遍地猜着,她一个又一个地否定,还不时地讽刺一下我的“花心”,好像我生活在百“花”丛中似的。我被她的伶牙利齿和尖酸刻薄气得晕头转向。(现在想想还真点“黛玉”转世的味儿,可当时我竟没感觉出来。)嗨,好男不跟女斗!我开始求饶起来,希望她能给我某些方面的提示什么的。而她却还是那样不依不饶。够狠!难怪老祖宗们说:“最毒妇人心!”一生气,我开始漫无边际地一通瞎猜。当我说到Ann时,她的反应可有一些不一样了,一个劲地问我她和Ann哪点像。“哪点像?!”别逗了。天知道她和Ann哪点都不像!哼!她一定是在误导我,想让我接着“晕”下去。我才没那么傻!“不,你怎么可能是Ann呢!?你们不是一类人呀。”当头一击,这下抡到我得意了。这叫风水轮流转!“这么快就把我给忘干净了,也不知道是谁在网上哭着喊着地非说要‘救我’?得,你这网友我算是交出差错来了!”她揶揄道。Ann!没错。她就是Ann!我活这么大只“救”过一个人,她就是Ann。此时,我的心里是一阵惊喜,一阵惊奇。惊喜的是,想不到Ann竟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记得我在“救”她时曾经说过,“那阎王爷的府衙里也都是一些贪官,你不把好处给足了,是很难见到阎王爷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惊奇的是,这哪里是我所认识的那个Ann那个多愁善感的“林妹妹”呢?站在面前的分明是一个活泼而充满朝气的现代都市女孩!在我的想象中,Ann应该是那种忧柔清瘦,气质古典女子。而她新潮的着装和打扮,健康的笑脸上阳光灿烂。此Ann和彼Ann判若二人呀!我以为那个“林妹妹”恐怕早已“质本洁来还洁去”了,为此我还为她寄托过我的“哀思”呢。没想到她又“复活”了,而且“脱胎换骨”了!到这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浪漫、一种愉悦,我被这一切深深地感染着,我的那颗正在走向衰老的心开始变得年轻了!在海边生平第一次看到大海,我沉醉着久久不愿离去,一任海风温柔地轻吻。我心中感慨万千,那些挥之不去的感伤和彻骨的悲凉,从心灵深处冉冉升起化为前尘往事随风散去。张雨生那一往情深的歌声,一遍遍地在我的耳畔回荡“……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就让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恋,就让它随风飘远。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象带走每条河流;所有受过的伤,所有流过的泪,我的爱……请全部带走!”“逍遥”就这样与我肩并肩地伫立在海边,像两个贪玩的,不知疲倦的孩子。记不清我们当时都说了些什么话,只觉得仿佛就象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即无话不说,也无需说得太多。因为,我们都知道在我们彼此的心中,都注满了海一样的情谊和深深的、甜丝丝的感动。感谢上苍、感谢海、感谢比尔·盖茨……面对着碧海蓝天,我们微笑着牵起手,将虚拟的友情握成真挚!

锦绣谷

中门寺路

关于凤凰有很多的游记、介绍,如果你需要百度一下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仙人洞

上山 亚游国际AG 2

我这其实也是一篇游记但更多地是我的感受,一种回味。

龙首崖

前进.前进…

亚游国际AG 3

芦林湖

上山

亚游国际AG 4

发表于 2004-09-24 12:32

从庐山回来后,身处南京酷暑骄阳之下,很快便格外地怀念起庐山的清凉与幽静了。
不管外面的世界怎样地闷热难当,庐山却是一意孤行地凉爽宜人,上得山来,就将山下的酷暑炎热连同种种烦杂俗务一齐抛了开去。山顶上有个小镇,叫牯岭,镇应该是老镇,却繁华的比得上任何一个江南小城,要不是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各种肤色不同口音的游人,真无法让人想象到这是个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山顶上的小镇。
在镇上住了下来,就沿着如琴路去寻锦绣谷。如琴路是一条绿荫重重的林间小道,脚边有汩汩小溪,顶上有嘁嘁鸟鸣,阳光透过树叶跳跃在身上,收敛起了它所有的暴戾与刁蛮。曲径通幽。却不料锦绣谷离镇子那么近。刚从如琴路的幽幽绿荫下走出,眼前豁然一亮,一片秀美绝伦的山谷跃然眼前──锦绣谷到了。
雾是锦绣谷的主人。浓浓淡淡、忽远忽近、忽起忽落,象少女手中轻舞的面纱,更象少女捉摸不定的心思。站在“黄云万里”上,与对面妩媚动人的秀峦深情相望,脚底有山泉挟着激流穿峡而过,涑涑有声。万物此俱籁。雾,就在不经意间悄然袭来。它从峡底一点点涌起,蒸腾着、飞舞着,缠绕在翠的山峰上,带着峡底山泉的清冽。妩媚的山峦变得朦胧而害羞,透过轻纱眨着眼,远远传来的鸟鸣也带上了湿气。雾越来越浓,象一匹厚厚的白纱,除了脚下的这块石头,四周已经都成了雾的领地。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独立云海,所有的音响都已经成了天外之音。伸开双臂,迎着雾气,我欲乘风!
一路攀援跋涉,穿锦绣谷、过仙人洞,在龙首崖绝壁凌风,在悬索桥指点山河,当夕阳如醉,层林尽染的时候,终于来到了芦林大坝下。
夕阳如胭。大坝如高大威猛的巨人,常年累月水流的冲刷给它的躯体留下深深的印记,可此刻,夕阳给它灰白的躯体染上了一层艳的胭脂红。大坝沉默着,在满天的晚霞下犹如待娶的新郎,四周有着金色树冠的丛林为它妆点新房。
而温柔多情的芦林湖便是它美丽的新娘了。晚霞中的芦林湖娇柔妩媚,那金色的粼粼波光是她欲言又止的多情的眼,那轻柔的晚风是她呢喃的情语。坐在湖边白色的栏杆上,我见证了一场天地为媒的绝恋。
暮色笼罩了芦林湖。风忽然大了起来,远处已能听到隐隐雷声,雨的腥气也已隐约可闻。都说庐山的雨来的凶猛,便赶快回到了宾馆。雨果然是骤来骤去,犹如鄱阳湖底的海龙王驾云腾雨,呼啸而过。雨后的庐山格外清新,空气中夹杂着树木、泥土的清香。
镇上街边的小饭馆人声鼎沸,五湖四海的人聚集在这里,却和谐的象一家人。一齐吃着长江独有的鱼,喝着庐山特产的啤酒,杯筹交错,好象他们本来就是小镇的一民。
街上湿漉漉的,倒映着沿街店铺的灯光,还有天上一弯月、几颗星。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人,穿着宽松的大T恤,慢慢晃着,吹着风。我夹在人群中,慢悠悠地在一个个店铺门前踱过,好象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那个城市。不经意一抬头,却看见四周黑黝黝的山的轮廓。再抬头看看近在咫尺的星星,顿时恍若天上人间。
沿着湖边小路,不经意便踱到了如琴湖。夜色中的如琴湖宁静安谧,湖心九琴亭上星星点点的灯光象一颗颗的碎钻镶嵌在湖中。月亮细细的一弯,斜挂在湖的上空。鸟儿已经安睡了,只有风穿过树林,掠过水面,将鸟儿梦中的呢喃带入夜的深处。
其实在庐山,哪怕不去登高涉险地探古寻幽,只在牯岭小镇的街道上走走,看看寻常人家的生活,也是件舒适惬意的事情。
清晨的牯岭镇,宁静安谧,薄薄的乳白色的晨雾与淡淡的青灰色的炊烟交织在一起,把小镇笼罩在如梦如幻的仙境中。墙角的美人蕉还在拥被高卧,睡出一脸的慵懒娇媚,河岸的芦苇却已在晨风中苏醒,对镜梳妆。
山中无岁月。睡意朦胧中的小镇,没有赶公交车的上班族强睁的睡眼,也没有忙做生意的大老板未消的醉意,有的只是早起的鸟儿,和不眠的风。在这里,时间已经并不重要,生命却坦露出它最纯的本质。
太阳出来了。雾消然离去。小镇掀去了它美丽的面纱,露出了灿烂明媚的笑容。街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有才起床从家里或宾馆里出来的,也有看过了日出从山上下来的,但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是悠悠然、坦荡荡的,仿佛阳光通过他们的皮肤,已经照到了他们心底的每一个角落。
连游人也不例外。我去过很多名山大川,有的非常雄伟,有的非常秀丽,但没有一个地方象庐山这般,给我一种悠闲自如的感觉。来这里不象是在旅游,不象是客居他乡,而更象是从小生长在这里,一回来便放松了绷得紧紧的心弦,让脉搏的每一次跳动都与它同起同落,息息相关。
没有再去寻访什么古迹景点,今天,就在小镇上随意走走。可就是这么随意走着,却还是不经意地撞到了一些。穿过如琴湖,从它的后门出来,前面是一条很宽的马路,马路的一侧却是一座掩在绿树丛中的非常豪华的宾馆,不时地有一辆名车驶入宾馆大门。要不是回头看看身后如琴湖在阳光下泛起的耀眼波澜,恍惚中还真以为自己又站在了哪个大城市的街头。
沿着大路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前面却是个挺大的坡子,中间是人行石阶,两边是汽车道,都掩在绿荫中。路的两边是一排整齐的店铺,大都是卖茶叶、竹笋等山中特产的,夹杂着几家小小的饭店,都很清静,许是上午没什么生意。但店主却也不急,悠悠然坐在店里或门口的竹椅上,沏一壶茶、捧一本书,或是两人执一副棋对奕,偶尔有客人来了,也不急着招呼,任客人自己慢慢看,细细选。山上产有石耳和黄精,用来烧菜或煲汤,味极鲜美。
走着走着,发现前面路中间一块形态怪异的巨石,上前一看,叫“飞来石”,也叫“石桌”,原来是几亿年前的天外来客,误落凡尘。这样一个景点,在其它地方或许早已吹嘘得神乎其神,引得多少游人去观看,可在这里,却就平和安静的伫在路中间,甚至没有围上铁索石栏,任孩子围着它嬉戏,任过往的游人轻轻抚摸,与小镇的居民共同分食着人间烟火。
坐在飞来石下,倚着它冰凉的躯体,闭目小憩,天地在这一刻永恒。忽然觉着,如果有一天可以在这小镇开一个小店,哪怕只有巴掌大,远远离开那山下的红尘,过着“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日子,这样的生活又岂不是生命一大享受?
(可惜在庐山当地买的胶卷是假的,拍出来的照片全部报废,无法用影相留下庐山的美好,只能把这份美妙记忆深深印在脑里。也可能,这是天意吧,给我一个二上庐山的理由。)
给大家推荐一个庐山的网站: 庐山家园:
去之前做足功课避免上当。

亚游国际AG 5

亚游国际AG 6

前进

两天两夜的行程,但感觉过于浪费。下次再来,一定是中午到凤凰,逛逛包括沈从文故居在内的六个主要景点,晚上品尝一顿有湘西特色的晚餐,然后站在河边欣赏炫彩的凤凰夜景。睡一宿,第二天如果起得来看看日出,如果不愿意您就自然醒。乘坐竹筏游览沱江,在古城买买姜糖、土家织锦、苗银饰品等特色商品。中午,离开。

上山

凤凰随着名气的不断上升,商业气息也在不断的扩大。现在的凤凰需要买票才能进入核心景区参观,这让我想起了10年前第一次去平遥,也是要收取门票。但10年前的凤凰是免费参观。10年后,两座古城正好相反。平遥打开门户,游人可以随便进入,只有景点才需要购票参观。虽然,凭票入城,但依然有很多地方可以轻松逃票进入,有很多人可以带你愉快进入,当然前提是你不去参观景点只在乎古城本身带给你的感受。

亚游国际AG 7

亚游国际AG 8

回望雾霾中的门城

亚游国际AG 9

上山

亚游国际AG 10

亚游国际AG 11

亚游国际AG 12

上山

亚游国际AG 13

亚游国际AG 14

亚游国际AG 15亚游国际AG 16

亚游集团官网,路边

亚游国际AG 17

上山

亚游国际AG 18

亚游国际AG 19

亚游国际AG 20

前进…

亚游国际AG 21

上山

亚游国际AG 22

亚游国际AG 23

亚游国际AG 24

万绿丛中一点红

亚游国际AG 25

上山

亚游国际AG 26

亚游国际AG 27

亚游国际AG 28

看见打泉水

亚游国际AG 29

上山

亚游国际AG 30

亚游国际AG 31

亚游国际AG 32

背水人

亚游国际AG 33

上山

亚游国际AG 34

亚游国际AG 35

亚游国际AG 36

上山

亚游国际AG 37

亚游国际AG 38

亚游国际AG 39

亚游国际AG,远山

亚游国际AG 40

上山

亚游国际AG 41

亚游国际AG 42

亚游国际AG 43

路边

亚游国际AG 44

上山

亚游国际AG 45

亚游国际AG 46

亚游国际AG 47

瞭望群山

亚游国际AG 48

上山

亚游国际AG 49

亚游国际AG 50

亚游国际AG 5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亚游国际AG-亚游官网网站-亚游集团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